月似容颜

每天脑洞都会突破天际
最近沉迷绛学,三国中站吴魏,先秦秦晋粉
骨科爱好者,因为春秋圈太冷准备爬战国(望天)
最近老了写不动了,,,已是将死之人,冢中枯骨罢了
缘更

以前的填词,拿霜雪千年填的,很无聊,放到乐乎上骗热度(躺倒)
写的某人。关键词很明显,我觉得能看得出来写的谁。

脑洞:孙策实为女儿身(雷者慎入)

脑洞来源:

又曰:初,王禁妻李亲任政君在身,梦月入其怀。


又曰:长沙桓王,名策,字伯符,武烈长子。母吴氏有身,梦月入怀。


吐槽:人家是怀着皇后梦见月亮,吴夫人是咋回事啊😂😂😂

so,一个巨雷无比的脑洞诞生了。


高能预警!

非常雷!!!慎入!

小霸王实为女儿身,“美姿颜”暗示了“他”的性别。

《诗·卫风·氓》“总角之宴,言笑晏晏”说明“总角之交”很可能就是青梅竹马。

十七岁的孙策本来准备嫁给竹马了,结果爹死了,弟弟孙权太小才十岁,担不起支撑门户的重任,只好女扮男装自己上。

...最后趁被刺杀,心想弟弟也算差不多成年了可以放手了,于是将计就计毁容假死了。

某种意义上来说达成he结局了←_←


《左传》情感句集(按时间顺序)

郑庄公:不及黄泉,无相见也。

宋穆公:先君舍与夷而立寡人,寡人弗敢忘。若以大夫之灵,得保首领以没,先君若问与夷,其将何辞以对?请子奉之,以主社稷,寡人虽死,亦无悔焉。

鲁隐公:叔父有憾于寡人,寡人弗敢忘。葬之加一等。

华父督:美而艳。

郑昭公:人各有耦,齐大,非吾耦也。

鲁桓公:是其生也,与吾同物,命之曰同。

雍姬:父与夫孰亲?

雍姬母:人尽夫也,父一而已,胡可比也?

郑厉公:谋及妇人,宜其死也。

急子:我之求也。此何罪?请杀我乎!

楚武王:余心荡。

邓祁侯:吾甥也。

齐襄公:彭生敢见!

鲍叔:子纠,亲也,请君讨之。管、召、仇也,请受而甘心焉。

曹刿:肉食者鄙,未能远谋。

息妫:吾一妇人而事二夫,纵弗能死,其又奚言?

子元:妇人不忘袭仇,我反忘之!

季友:臣以死奉般。

管仲:戎狄豺狼,不可厌也。诸夏亲昵,不可弃也。宴安鸩毒,不可怀也。

晋献公:寡人有子,未知其谁立焉。

申生:吾其废乎?

齐桓公:以此众战,谁能御之?以此攻城,何城不克?

骊姬:贼由大子。

宋襄公:目夷长,且仁,君其立之。

荀息:臣竭其股肱之力,加之以忠贞。其济,君之灵也;不济,则以死继之。

晋惠公:微子则不及此。虽然,子弑二君与一大夫,为子君者不亦难乎?

里克:不有废也,君何以兴?欲加之罪,其无辞乎?臣闻命矣。

虢射:皮之不存,毛将安傅?

穆姬:上天降灾,使我两君匪以玉帛相见,而以兴戎。若晋君朝以入,则婢子夕以死;夕以入,则朝以死。唯君裁之。

晋怀公:与子归乎?

公孙固:天之弃商久矣,君将兴之,弗可赦也已。

子鱼:君未知战。

季隗:我二十五年矣,又如是而嫁,则就木焉。请待子。

姜氏:子有四方之志,其闻之者吾杀之矣。

怀嬴:秦、晋匹也,何以卑我!

子犯:臣负羁绁从君巡于天下,臣之罪甚多矣。臣犹知之,而况君乎?请由此亡。

晋文公:所不与舅氏同心者,有如白水。

赵姬:得宠而忘旧,何以使人?必逆之!

介之推:窃人之财,犹谓之盗,况贪天之功以为己力乎?

寺人勃鞮:昔赵衰以壶飨食从径,馁而弗食。

齐孝公:室如县罄,野无青草,何恃而不恐?

魏犨:以君之灵,不有宁也。

子玉:今日必无晋矣。

烛之武:臣之壮也,犹不如人,今老矣,无能为也已。

蹇叔:孟子,吾见师之出而不见其入也。

秦穆公:尔何知?中寿,尔墓之木拱矣。

晋襄公:夫人请之,吾舍之矣。

先轸:武夫力而拘诸原,妇人暂而免诸国。堕军实而长寇仇,亡无日矣。

潘崇:能行大事乎?

楚穆王:能。

穆嬴:先君何罪?其嗣亦何罪?舍适嗣不立而外求君,将焉置此?

绕朝:子无谓秦无人,吾谋适不用也。

蒍贾:我能往,寇亦能住。

出姜:天乎,仲为不道,杀适立庶。

董狐:子为正卿,亡不越竟,反不讨贼,非子而谁?

赵盾:微君姬氏,则臣狄人也。

王孙满:周德虽衰,天命未改,鼎之轻重,未可问也。

郑穆公:兰死,吾其死乎,吾所以生也。

子文:鬼犹求食,若敖氏之鬼,不其馁而?

孙叔敖:进之。宁我薄人,无人薄我。

屈荡:君以此始,亦必以终。

楚庄王:非尔所知也。夫文,止戈为武。

齐顷公:余姑翦灭此而朝食。

屈巫:归!吾聘女。

士会:无为吾望尔也乎?

韩厥:臣之不敢爱死,为两君之在此堂也。

赵婴:我在,故栾氏不作。我亡,吾二昆其忧哉!且人各有能有不能,舍我何害?

施氏妇:己不能庇其伉俪而亡之,又不能字人之孤而杀之,将何以终?

范燮:无礼必食言,吾死无日矣夫!

定姜:是夫也,将不唯卫国之败,其必始于未亡人!

栾书:不可以当吾世而失诸侯,必伐郑。

栾鍼:书退!

穆姜:女不可,是皆君也。

晋厉公:一朝而尸三卿,余不忍益也。

晋悼公:孤始愿不及此。虽及此,岂非天乎!

荀罃:女成二事而后告余。余恐乱命,以不女违。女既勤君而兴诸侯,牵帅老夫以至于此,既无武守,而又欲易余罪,曰:『是实班师,不然克矣』。余赢老也,可重任乎?七日不克,必尔乎取之!

楚共王:不谷不德,少主社稷,生十年而丧先君,未及习师保之教训,而应受多福。是以不德,而亡师于鄢,以辱社稷,为大夫忧,其弘多矣。若以大夫之灵,获保首领以殁于地,唯是春秋窀穸之事,所以从先君于祢庙者,请为『灵』若『厉』。大夫择焉!

子囊:君命以共,若之何毁之?赫赫楚国,而君临之,抚有蛮夷,奄征南海,以属诸夏,而知其过,可不谓共乎?请谥之『共』。

栾魇:余弟不欲住,而子召之。余弟死,而子来,是而子杀余之弟也。弗逐,余亦将杀之。

荀偃:诸侯有异志矣!

楚康王:国人谓不谷主社稷,而不出师,死不从礼。不谷即位,于今五年,师徒不出,人其以不谷为自逸,而忘先君之业矣。

范匄:吾浅之为丈夫也。

羊舌母:深山大泽,实生龙蛇。彼美,余惧其生龙蛇以祸女。

晏婴:婴所不唯忠于君利社稷者是与,有如上帝。

太叔仪:九世之卿族,一举而灭之。可哀也哉!

赵武:吾不复此矣。

羊舌肸:晋之公族尽矣。肸闻之,公室将卑,其宗族枝叶先落,则公从之。肸之宗十一族,唯羊舌氏在而已。肸又无子。公室无度,幸而得死,岂其获祀?

庆封:无或如楚共王之庶子围,弑其君、兄之子麇而代之,以盟诸侯。

楚灵王:人之爱其子也,亦如余乎?

齐景公:古而无死,其乐若何?

华亥:吾为栾氏矣。

蔡昭侯:余所有济汉而南者,有若大川。

敝无存:此役也不死,反,必娶于高、国。

孔子:赵氏其世有乱乎!

南子:蒯聩将杀余。

陈书:此行也,吾闻鼓而已,不闻金矣。

子路:君子死,冠不免。

赵鞅:君之在晋也,志父为主。请君若大子来,以免志父。不然,寡君其曰,志父之为也。

吴王夫差:句践将生忧寡人,寡人死之不得矣...孤老矣,焉能事君?

赵无恤:主在此。

知瑶:恶而无勇,何以为子?


最后以纸箱子作结233求好心太太剪个你晋群像😭

夫差是唯一一个我两句都算上的,因为两句感情都很丰富,实在难以抉择。

推个预告,“凡今之人,莫如兄弟”之《左传》篇(盘点一些著名的兄弟,顺便吃骨科←_←),以及以《左传》为依据的春秋美男美女排行榜盘点(可能坑),欢迎催更¬_¬`(不,你不想)

19.1.14加上了知武子怒斥范中行二人233

韩起对叔向不也是这样吗,毕竟不是同路人啊。也难怪赵武发出“吾谁与归”的感叹,不仅是死去的晋卿,活着的晋卿他又能和谁同归呢。就更别谈悼公了,诸侯为国,大夫为家,可悲呀。大概这就是历史那种让人无可奈何又被深深吸引的悲剧性和宿命感的特质吧。吾辈创作历史同人的初心,也只是希望他们有个完美的结局罢了。也许在一个平行的时空,他们没有那么多界限和隔阂,也许他们会有无限的可能。
(把粉丝滤镜摘掉,终于可以客观看你赵了hhh顺便暗搓搓黑一把←_←)

你晋语录

士蒍:去富子,则群公子可谋也已。

荀息:敢请假道以请罪于虢。

晋文公:若以君之灵,得反晋国,晋、楚治兵,遇于中原,其辟君三舍。若不获命,其左执鞭弭、右属櫜健,以与君周旋。

赵衰:君称所以佐天子者命重耳,重耳敢不拜。

狐偃:求诸侯,莫如勤王。诸侯信之,且大义也。...战也。战而捷,必得诸侯。若其不捷,表里山河,必无害也。

先轸:报施救患,取威定霸,于是乎在矣。

栾枝:汉阳诸姬,楚实尽之,思小惠而忘大耻,不如战也。

卜偃:君命大事。将有西师过轶我,击之,必大捷焉。

阳处父:楚师遁矣!

赵盾:我若受秦,秦则宾也;不受,寇也。

狐射姑:赵衰,冬日之日也。赵盾,夏日之日也。

臾骈:使者目动而言肆,惧我也,将遁矣。薄诸河,必败之。

士会:晋人,虎狼也!

先縠:晋所以霸,师武臣力也。今失诸侯,不可谓力。有敌而不从,不可谓武。由我失霸,不如死。

赵朔:栾伯善哉,实其言,必长晋国。

郤克:所不此报,无能涉河。

栾书:不可以当吾世而失诸侯,必伐郑。

郤至:韩之战,惠公不振旅。箕之役,先轸不反命,邲之师,荀伯不复从。皆晋之耻也。

韩厥:欲求得人,必先勤之,成霸安强,自宋始矣。

知罃:寡君将帅诸侯以见于城下,唯君图之!

中行偃:苟捷有功,无作神羞,官臣偃无敢复济。唯尔有神裁之!

栾盈:主苟终,所不嗣事于齐者,有如河!

赵武:晋固为诸侯盟主,未有先晋者也。

叔侯:虞、虢、焦、滑、霍、扬、韩、魏,皆姬姓也,晋是以大。若非侵小,将何所取?武、献以下,兼国多矣,谁得治之?

叔向:寡君有甲车四千乘在,虽以无道行之,必可畏也,况其率道,其何敌之有?

中行吴:有酒如淮,有肉如坻。寡君中此,为诸侯师。

赵鞅:于姬姓,我为伯。

今日吐槽

公布上次题目答案:

一:公子雍

二:士会

恭喜 @嘉言懿行17 全部答对≧▽≦

恭喜 @笙雾居士 答对第二题〃∀〃


至于子都,天下莫不知其姣也。不知子都之姣者,无目者也。

孟子:不知道我爱豆子都是个美男的人都是瞎子!


《左传》原文选读+吐槽

乙巳,公薨于小寝。(僖33)

夏四月丁巳,葬我君僖公。(文1)

冬,成风薨。(文4)

三月辛亥,葬我小君成风。(文5)

秦人来归僖公、成风之襚,礼也。诸侯相吊贺也,虽不当事,苟有礼焉,书也,以无忘旧好。(文9)

你秦大老远给你鲁送吊丧礼物,可把你鲁感动的,赶紧在小本本上记了一笔,还特意说明这是符合礼的(即便你秦的吊丧晚了好几年)



★你楚

子玉以若敖六卒将中军,曰:「今日必无晋矣。」

★你齐

齐侯曰:「余姑翦灭此而朝食。」不介马而驰之。

★你秦

孟明稽首曰:「君之惠,不以累臣衅鼓,使归就戮于秦,寡君之以为戮,死且不朽。若从君惠而免之,三年将拜君赐。」


总结:春秋四强国中除晋之外的三国都曾经在你晋面前装逼,然后...你晋就把他们吊起来打了一顿¬_¬`


《左传》最美情话

归!吾聘女。


◇你赵多灵异鬼神之事

初,赵盾在时,梦见叔带持要而哭,甚悲;已而笑,拊手且歌。


婴梦天使谓己:「祭余,余福女。」


晋侯梦大厉,被发及地,搏膺而踊,曰:「杀余孙,不义。余得请于帝矣!」坏大门及寝门而入。公惧,入于室。又坏户。


及子产适晋,赵景子问焉,曰:「伯有犹能为鬼乎?」


十二月辛亥朔,日有食之。是夜也,赵简子梦童子羸而转以歌。旦占诸史墨,曰:「吾梦如是,今而日食,何也?」对曰:「六年及此月也,吴其入郢乎!终亦弗克。入郢,必以庚辰,日月在辰尾。庚午之日,日始有谪。火胜金,故弗克。」


居二日半,简子寤。语大夫曰:“我之帝所甚乐,与百神游於钧天,广乐九奏万舞,不类三代之乐,其声动人心。有一熊欲来援我,帝命我射之,中熊,熊死。又有一罴来,我又射之,中罴,罴死。帝甚喜,赐我二笥,皆有副。吾见兒在帝侧,帝属我一翟犬,曰:‘及而子之壮也,以赐之。’帝告我:‘晋国且世衰,七世而亡,嬴姓将大败周人於范魁之西,而亦不能有也。今余思虞舜之勋,適余将以其胄女孟姚配而七世之孙。’”董安于受言而书藏之。以扁鹊言告简子,简子赐扁鹊田四万亩。


襄子齐三日,亲自剖竹,有朱书曰:“赵毋恤,余霍泰山山阳侯天使也。三月丙戌,余将使女反灭知氏。女亦立我百邑,余将赐女林胡之地。至于后世,且有伉王,赤黑,龙面而鸟噣,鬓麋髭髯,大膺大胸,修下而冯,左袵界乘,奄有河宗,至于休溷诸貉,南伐晋别,北灭黑姑。”襄子再拜,受三神之令。


他日,王梦见处女鼓琴而歌诗曰:“美人荧荧兮,颜若苕之荣。命乎命乎,曾无我嬴!”异日,王饮酒乐,数言所梦,想见其状。吴广闻之,因夫人而内其女娃嬴。孟姚也。孟姚甚有宠於王,是为惠后。


四年,王梦衣偏裻之衣,乘飞龙上天,不至而坠,见金玉之积如山。明日,王召筮史敢占之,曰:“梦衣偏裻之衣者,残也。乘飞龙上天不至而坠者,有气而无实也。见金玉之积如山者,忧也。”


《左传》段子手+出题+吐槽(一)[因为可能还会有二...]

见大子,大子曰:「吾其废乎?」对曰:「告之以临民,教之以军旅,不共是惧,何故废乎?且子惧不孝,无惧弗得立,修己而不责人,则免于难。」

申生:我是不是药丸了。
里克:不,你没有,别瞎想。

《左传》节选原文&吐槽
及败,宋桓公逆诸河,宵济。
OS:这个宋桓大概是大姑夫。

卫之遗民男女七百有三十人,益之以共,滕之民为五千人,立戴公以庐于曹。
OS:我看B站弹幕说:卫die公😂

许穆夫人赋《载驰》。
OS:小姑妈送温暖。

齐侯使公子无亏帅车三百乘、甲士三千人以戍曹。归公乘马,祭服五称,牛羊豕鸡狗皆三百,与门材。归夫人鱼轩,重锦三十两。
OS:舅姥爷派表叔送钱。

总结:贵卫亲戚真多

题目一:

1.他们两人都是春秋五霸的庶子。
2.父亲死后,他们都身在邻国,邻国打算帮他们得到君位。
3.他们最后都没有成功。
4.他们同名不同姓。

题目二:

1.他是某国老臣,历经五位君主。
2.他首次出场是在一次著名战役中。
3.据说,他是后世某开国君主的祖先。
4.从他第一次出场担任的职务看,他的武力值很高。
5.他的曾孙和他都曾在同一个国家流亡。

明天公布答案(づ ̄ ³ ̄)づ

穿成你秦的公主后...

你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送亲队伍中,不过很幸运的是,你穿成了被送去联姻的公主。记忆告诉你,你是秦国的公主,即将嫁到盟国楚国,成为楚国国君的新夫人。然而美中不足,楚王今年刚到不惑之龄了,你安慰自己,没事,萝莉配大叔现代也很流行。只要自己不是历史上那个倒霉的本来要嫁给楚国太子结果被准公公抢了的秦国公主就好。在一个冬日,你满怀期待和忐忑的到达了楚国,成为了楚王夫人。楚王对你这位新夫人也很尊重,你想着:既来之则安之。听说楚国一向有幼子即位的传统,自己又有秦国作为外援,只要自己生下子嗣,说不定楚国王位也可一争。你雄心勃勃的采取行动,不仅自己积极准备受孕,也鼓励自己从秦国带来的陪嫁媵妾努力孕育有秦国血脉的子女。然而,命运总喜欢开玩笑,你嫁到楚国的第二年秋天,你的便宜夫君去世了。便宜夫君临死前要求给自己定“灵”或“厉”的谥号,历史不好的你听的一脸懵逼,想破脑袋也没听说过有这个谥号的楚王,你不经怀疑,你是不是穿到架空的历史时空了。令尹却为你的夫君定下了“共(通`恭’)”的谥号。在楚国宗庙,你在夫君的葬礼上一边哭泣一边偷偷观察楚国先祖的灵位,这时你才发现,你的夫君,他的父亲谥号为“庄”,就是那个大名鼎鼎一鸣惊人的楚庄王!然而新王即位,没有生育的你也只能成为一个有名无实的太后,余生孤独。

脑洞来源:

秦嬴归于楚。楚司马子庚聘于秦,为夫人宁,礼也。(襄12)

楚子疾,告大夫曰:「不谷不德,少主社稷,生十年而丧先君,未及习师保之教训,而应受多福。是以不德,而亡师于鄢,以辱社稷,为大夫忧,其弘多矣。若以大夫之灵,获保首领以殁于地,唯是春秋窀穸之事,所以从先君于祢庙者,请为『灵』若『厉』。大夫择焉!」莫对。及五命乃许。

秋,楚共王卒。子囊谋谥。大夫曰:「君有命矣。」子囊曰:「君命以共,若之何毁之?赫赫楚国,而君临之,抚有蛮夷,奄征南海,以属诸夏,而知其过,可不谓共乎?请谥之『共』。」大夫从之。(襄13)

非常尴尬,重读左传,再看了一下正义的说法,发现秦嬴是回娘家秦国归宁后回楚国了,不是嫁到楚国。秦嬴已经在此(襄公十二年)之前就嫁到楚国了,不是嫁了一年丈夫就GG的倒霉孩子(...)所以这个脑洞报废了2333
不过有太太因此受到启发写文了应该是我抛砖引玉的功劳了(划掉)
但是删掉又舍不得😂😂😂就放在这里警示我以后要多读书理解了再开脑洞,毕竟戏说不是胡说,改变不是乱编(不是)

附上正义原文
秦嬴归于楚。秦景公妹,为楚共王夫人。○嬴音盈。楚司马子庚聘于秦,为夫人宁,礼也。子庚,庄王子午也。诸侯夫人,父母既没,归宁使卿,故曰“礼”。
[疏]“秦嬴”至“礼也”。
○正义曰:此事不见於经,而传自广记备言,以明礼之事耳。楚共王以成元年即位,秦嬴归楚,盖应多年。传因子庚之聘,发其归楚,非此年归,而即使归宁。案昭元年,秦针奔晋,传云其母曰“弗去惧选”。针则景公之弟,昭元年,其母犹在。此注云“父母既没,归宁使卿”者,父母并在,则身自归宁。若父没母存,身不自归,则亦使卿宁也。杜云“父母既没”,连言之耳。

最近迷上做表情包,夭寿啊

最近的两个脑洞

一.晋卿内斗现代AU
校园+商战+卿族八卦
背景:范氏中行氏两大集团覆灭后,其董事长及残部逃亡国外,晋国的经济由剩下的四家知赵韩魏掌握。
当年晋国的十一大经济集团如今只剩四家,斗争却更加激烈。各家都在继承人问题上越发重视。
知氏掌门人知申自知才能平庸,欲在自己儿子中选出一个最优秀的继承发扬知氏。他与堂弟知果意见不一,知申坚持己见,属意知瑶为继承人。
与此同时,赵家也在面临择嗣的难题。
赵氏家主赵鞅的长子赵伯鲁宅心仁厚,能守成而难开拓。赵鞅为此苦闷不已,恰好故友姑布子卿上门,为他带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一个他从未注意过的私生子——赵无恤。
知赵的爱恨纠葛早已存在,却因这两人而画上句号。知赵决战之时,韩魏态度暧昧,游离不定。
背叛与绝望,贪婪与隐忍,到底会指向怎样的最终结局?

上部:校园风云
下部:商战烽烟

主要人物
知瑶:高富帅一枚,多才多艺,能言善辩,孔武有力,刚毅果断。
赵无恤:性格隐忍,容貌平常(丑x),生母是其父家中保姆,本人是不受重视的私生子。
韩虎,魏驹。

出场人物:

知氏
知砾
掌门人知申
长老知果/知国
知瑶
知宵
豫让(魏氏旁支,原范中行手下,现为知瑶心腹)
知颜
知开

赵家
家主赵鞅(字志父)
赵伯鲁
赵无恤
赵?(赵鞅女,赵无恤姐姐)
张孟谈
尹铎
董安于
新稚狗

韩氏
韩庚(??)
韩虎
韩?(杜撰人物,女配)
段规

魏氏
魏曼多/魏侈
魏驹

晋政坛

国外

(放小说里,你说知瑶这条件能不能当男主?!)

二.大女主(x)历史剧本之我是玛丽苏我怕谁(不是)

简璧,秦穆公与穆姬的嫡女,秦康公胞妹,为数不多的记载了名字的先秦公主。

可以女♂票谁呢?
嘻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