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似容颜

每天脑洞都会突破天际
最近沉迷绛学,三国中站吴魏,先秦秦晋粉

最近的两个脑洞

一.晋卿内斗现代AU
校园+商战+卿族八卦
背景:范氏中行氏两大集团覆灭后,其董事长及残部逃亡国外,晋国的经济由剩下的四家知赵韩魏掌握。
当年晋国的十一大经济集团如今只剩四家,斗争却更加激烈。各家都在继承人问题上越发重视。
知氏掌门人知申自知才能平庸,欲在自己儿子中选出一个最优秀的继承发扬知氏。他与堂弟知果意见不一,知申坚持己见,属意知瑶为继承人。
与此同时,赵家也在面临择嗣的难题。
赵氏家主赵鞅的长子赵伯鲁宅心仁厚,能守成而难开拓。赵鞅为此苦闷不已,恰好故友姑布子卿上门,为他带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一个他从未注意过的私生子——赵无恤。
知赵的爱恨纠葛早已存在,却因这两人的出现而画上句号。知赵决战之时,韩魏态度暧昧,游离不定。
背叛与绝望,贪婪与隐忍,到底会指向怎样的最终结局?

上部:校园风云
下部:商战烽烟

主要人物
知瑶:高富帅一枚,多才多艺,能言善辩,孔武有力,刚毅果断。
赵无恤:性格隐忍,容貌平常(丑x),生母是其父家中保姆,本人是不受重视的私生子。
韩虎,魏驹。

出场人物:

知氏
知砾
掌门人知申
长老知果/知国
知瑶
知宵
豫让(魏氏旁支,原范中行手下,现为知瑶心腹)
知颜
知开

赵家
家主赵鞅(字志父)
赵伯鲁
赵无恤
赵?(赵鞅女,赵无恤姐姐)
张孟谈
尹铎
董安于
新稚狗

韩氏
韩庚(??)
韩虎
韩?(杜撰人物,女配)
段规

魏氏
魏曼多/魏侈
魏驹

晋政坛

国外

(放小说里,你说知瑶这条件能不能当男主?!)

二.大女主(x)历史剧本之我是玛丽苏我怕谁(不是)

简璧,秦穆公与穆姬的嫡女,秦康公胞妹,唯一一个记载了名字的先秦公主。

可以女♂票谁呢?
嘻嘻嘻〃∀〃

《赵武美貌考》

这名字太羞耻了(╥╯^╰╥)

 

 

赵文子冠,见栾武子,武子曰:“美哉!昔吾逮事庄主华则荣矣,实之不知,请务实乎。”  
见中行宣子,宣子曰:“美哉!惜也,吾老矣!”  
见范文子,文子曰:“而今可以戒矣,夫贤者宠至而益戒,不足者为宠骄。故兴王赏谏臣,逸王罚之。吾闻古之王者,政德既成,又听于民,于是乎使工诵谏于朝,在列者献诗使勿兜,风听胪言于市,辨祅祥于谣,考百事于朝,问谤誉于路,有邪而正之,尽戒之术也。先王疾是骄也。”  
见郤驹伯,驹伯曰:“美哉!然而壮不若老者多矣。”  
见韩献子,献子曰:“戒之,此谓成人。成人在始与善,始与善,善进善,不善蔑由至矣;始与不善,不善进不善,善亦蔑由至矣。如草木之产也,各以其物。人之有冠,犹宫室之有墙屋也,粪除而已,又何加焉。”  
见智武子,武子曰:“吾子勉之,成,宣之后而老为大夫,非耻乎!成子之文,宣子之忠,其可忘乎!夫成子导前志以佐先君,导法而卒以政,可不谓文乎!夫宣子尽谏于襄、灵,以谏取恶,不惮死进,可不谓忠乎!吾子勉之,有宣子之忠,而纳之以成子之文,事君必济。” 
见苦成叔子,叔子曰:“抑年少而执官者众,吾安容子。”  
见温季子,季子曰:“谁之不如,可以求之。”  
见张老而语之,张老曰:“善矣,从栾伯之言,可以滋;范叔之教,可以大;韩子之戒,可以成。物备矣,志在子。若夫三郤,亡人之言也,何称述焉!智子之道善矣,是先主覆露子也。”《国语.赵文子冠》

 

 

栾书说赵武之父赵朔也是个美男子,只是有些华而不实。(大概是讽刺

在古代史官吝啬笔墨描写外貌的情况下,写个“美姿仪”就能说明一个人是个帅哥了。
本文居然出现了三次美哉”!

这里我就忍不住吹一下我武的美了╮(╯▽╰)╭

 

 

问题来了,赵武的这种美,是哪种类型呢?

由诗经大概能推断出先秦人的美男标准

《国风·卫风·淇奥》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青青。有匪君子,充耳琇莹,会弁如星。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如箦。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宽兮绰兮,猗重较兮。善戏谑兮,不为虐兮。 

高雅孤傲型,乐天有“曾将秋竹竿,比君孤且直”之句,本诗虽有“善戏谑兮”,但三段皆以绿竹比兴,孤傲之意蕴含其中。)

《国风·周南·兔罝》
肃肃兔罝,椓之丁丁。赳赳武夫公侯干城。
肃肃兔罝,施于中逵。赳赳武夫,公侯好仇。
肃肃兔罝,施于中林。赳赳武夫,公侯腹心。

孔武有力型

《国风·秦风·小戎》
小戎俴收,五楘梁辀。游环胁驱,阴靷鋈续。文茵畅毂,驾我骐馵。言念君子,温其如玉。在其板屋,乱我心曲。
四牡孔阜,六辔在手。骐骝是中,騧骊是骖。龙盾之合,鋈以觼軜。言念君子,温其在邑。方何为期,胡然我念之。
俴驷孔群,厹矛鋈錞。蒙伐有苑,虎韔镂膺。交韔二弓,竹闭绲縢。言念君子,载寝载兴。厌厌良人,秩秩德音。
温润如玉型

 

 

史书中对赵武的描写如下↓

 
赵文子与叔誉观乎九原。文子曰:“死者如可作也,吾谁与归?”叔誉曰:“其阳处父乎?”文子曰:“行并植于晋国,不没其身,其知不足称也。”“其舅犯乎?”文子曰:“见利不顾其君,其仁不足称也。我则随武子乎,利其君不忘其身,谋其身不遗其友。”晋人谓文子知人。文子其中退然如不胜衣,其言呐呐然如不出诸其口;所举于晋国管库之士七十有馀家,生不交利,死不属其子焉。《礼记.檀弓下》

 

 
平公问叔向曰:“群臣孰贤?”曰:“赵武。”公曰:“子党于师人。”曰:“武立如不胜衣,言如不出口,然所举士也数十人,皆得其意,而公家甚赖之,及武子之生也不利于家,死不托于孤,臣敢以为贤也。”《韩非子.外储说左下》

 
晋平公过九原而叹曰:“嗟呼!此地之蕴吾良臣多矣,若使死者起也,吾将谁与归乎?”叔向对曰:“与赵武乎?”平公曰:“子党于子之师也。”对曰:“臣听言赵武之为人也,立若不胜衣,言若不出于口,然其身举士于白屋下者四十六人,皆得其意,而公家甚赖之。及文子之死也,四十六人皆就宾位,是以无私德也。臣故以为贤也。”平公曰:“善。”夫赵武贤臣也,相晋,天下无兵革者九年。春秋曰:“晋赵武之力尽得人也。”《新序.杂事四》

 

 
子高见齐王。齐王问谁可为临淄宰,称管穆焉。王曰:“穆容貌陋,民不敬也。”答曰:“夫见敬在德。且臣所称,称其材也。君王闻晏子、赵文子乎?晏子长不过三尺,面状丑恶,齐国上下,莫不宗焉。赵文子、其身如不胜衣,其言如不出口。非但体陋,辞气又呐呐然。其相晋国,晋国以宁,诸侯敬服,皆有德故也。以穆躯形、方诸二子,犹悉贤之。昔臣常行临淄市,见屠啇焉,身修八尺,须髯如戟,面正红白,市之男女未有敬之者,无德故也。”王曰:“是所谓祖龙始者也。诚如先生之言。”于是乃以管穆为临淄宰。《孔丛子.对魏王》

(此处“体陋”表明赵文子体弱)

 

 

以上几段总结一下就是“弱不胜衣

 

弱不胜衣
形容人很瘦弱连衣服的重量都承受不起。

 

 

 

 

 

 

几百年后,也有这样一位美男有相似的情况,他就是大名鼎鼎的被“看杀”的卫玠。

王丞相见卫洗马曰:“居然有羸形,虽复终日调畅,若不堪罗绮。”《世说新语.容止》

这要是男主,放在小说里就是病弱美男

 

清·曹雪芹《红楼梦》第三回:众人见黛玉年纪虽小,其举止言谈不俗,身体面貌虽弱不胜衣,却有一段风流态度,便知他有不足之症。

然而林妹妹也套用了赵文子的“弱不胜衣”-_-||

 

引用起点小说《春秋我为王.二百一十九章秋日之阳》里的一段话∶

“文子赵武则是位谦谦君子,经历了下宫之难的他,一直低调而谨慎,时人形容赵武“立如不胜衣,言如不出口”——体态文弱,如同难以支撑起衣服;说话轻声慢语,就象根本没从嘴里面发出。(请诸位尽情脑补
他以自身的美德和辛劳,逆时逆势,勉力为晋国和诸夏创造和维持了一个和平而繁荣的时代。就如同春日之阳般和曦,也象征着赵氏一族的重生。”

 

众所周知,冬日赵衰夏日赵盾。

我觉得,这里的比喻很合适。赵武,春日之日也。

 

看脸的世界自古而然,连选继承人的首要条件都是颜值,比如晋国六卿之一的知家。

 

智宣子将以瑶为后,智果曰:“不如宵也。”宣子曰:“宵也佷。”对曰:“宵之佷在面,瑶之佷在心。心佷败国,面佷不害。瑶之贤于人者五,其不逮者一也。美鬓长大则贤,射御足力则贤,伎艺毕给则贤,巧文辩惠则贤,强毅果敢则贤。如是而甚不仁。以其五贤陵人,而以不仁行之,其谁能待之?若果立瑶也,智宗必灭。”弗听。智果别族于太史为辅氏。及智氏之亡也,唯辅果在。《国语.晋语九》

你看五个优点,脸是不是第一位?!

 

所以帅哥知伯侮辱人家都是说“你长得这么丑,你爸怎么选你当继承人!”

 

将门,知伯谓赵孟:「入之。」对曰:「主在此。」知伯曰:「恶而无勇,何以为子?」对曰:「以能忍耻,庶无害赵宗乎!」《左传.哀公二十七年》

晋出公九年(公元前466年),智伯与赵襄子一同率兵包围郑国京师,智伯让襄子率先领军攻城,襄子则用外交辞令推脱,让智伯出兵,能言善辩的智伯此时却愤而骂曰:“你相貌丑陋,懦弱胆怯,赵简子为什么立你为继承人?”襄子答道:“我想一个能够忍辱负重的继承人,对赵氏宗族并没有什么坏处罢!”

 

 

所以美貌的赵武很快受到悼公赏识,三十出头就是晋国三把手,当了七年的执政就劳累而死。

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

 

 

用《此意比天长》的歌词作结

君子行端且正光耀四方
君子一言难追绵泽万洋

初,州县栾豹之邑也,及栾氏亡,范宣子,赵文子,韩宣子,皆欲之,文子曰,温吾县也,二宣子曰,自郤称以别三传矣,晋之别县,不唯州,谁获治之,文子病之,乃舍之,二子曰,吾不可以正议而自与也,皆舍之,及文子为政,赵获曰,可以取州矣,文子曰,退,二子之言义也,违义祸也,余不能治余县,又焉用州,其以徼祸也,君子曰,弗知实难,知而弗从,祸莫大焉,有言州必死。《左传.昭公三年》

 

你享万民景仰 

子相晋国,以为盟主,于今七年矣,再合诸侯,三合大夫,服齐狄,宁东夏,平秦乱,城淳于,师徒不顿,国家不罢,民无谤讟,诸侯无怨,天无大灾,子之力也,有令名矣。《左传.昭公三年》

转过身却低头黯然神伤

 
饮酒乐,赵孟出,曰,吾不复此矣。《左传.昭公元年》 
酒宴之中,大家都喝得兴起,赵武借故逃席而出,又似乎换了个人,诺诺私语:“我永远也享受不到这样的快乐了!” 

赵孟视荫曰,朝夕不相及,谁能待五?《左传.昭公元年》

 

 

古人所言的三不朽,立德(有孝德以出在公族,有恭德以升在位,有武德以羞为正卿,有温德以成其名誉)立功(弭兵之会)赵文子皆有,唯立言欠缺,但也足以不朽了吧!

 

 

感受一下度娘的煽情

 

 

最后的最后∶

B站有条弹幕说“名字是‘’,谥号确是‘’,真奇怪呀!这样他就文武双全了,也挺好的。”

“赵氏孤儿”赵武相关资料整理

简单分类,如有错误,请诸位指正,谢谢。

希望有更多的人喜欢赵武。

绛学万岁!我武晋国第一美!

 

 

他人评价


畏天而敬人,服义而行信,孝乎父而恭于兄,好从善而矅往,盖赵文子之行也。《大戴礼记.卫将军文子》

 

叶公诸梁问乐王鲋曰:“晋大夫赵文子为人何若?”对曰:“好学而受规谏。”叶公曰:“疑未尽之矣。”对曰:“好学!智也;受规谏,仁也。江出汶山,其源若瓮口,至楚国,其广十里,无他故,其下流多也。人而好学受规谏,宜哉其立也。”《诗》曰:“其惟哲人,告之话言,顺德之行。”此之谓也。《新序·杂事四》

 

子高见齐王。齐王问谁可为临淄宰,称管穆焉。王曰:“穆容貌陋,民不敬也。”答曰:“夫见敬在德。且臣所称,称其材也。君王闻晏子、赵文子乎?晏子长不过三尺,面状丑恶,齐国上下,莫不宗焉。赵文子、其身如不胜衣,其言如不出口。非但体陋,辞气又呐呐然。其相晋国,晋国以宁,诸侯敬服,皆有德故也。以穆躯形、方诸二子,犹悉贤之。昔臣常行临淄市,见屠啇焉,身修八尺,须髯如戟,面正红白,市之男女未有敬之者,无德故也。”王曰:“是所谓祖龙始者也。诚如先生之言。”于是乃以管穆为临淄宰。《孔丛子.对魏王》

 

(季札)适晋,说赵文子、韩宣子、魏献子曰:“晋国其萃于三家乎!”将去,谓叔向曰:“吾子勉之!君侈而多良,大夫皆富,政将在三家。吾子直,必思自免于难。”《史记.吴太伯世家》

↑可追溯到《左传.襄公二十九年》适晋说赵文子,韩宣子,魏献子,曰,晋国其萃于三族乎,说叔向,将行,谓叔向曰,吾子勉之,君侈而多良,大夫皆富,政将在家,吾子好直,必思自免于难。

还有这个↓
十四年,吴延陵季子来使,与赵文子、韩宣子、魏献子语,曰:“晋国之政,卒归此三家矣。”《史记.晋世家》

 

吕宣子卒,公以赵文子为文也,而能恤大事,使佐新军。《国语.晋语七.悼公始合诸侯》

 


与他人的互动
 
赵文子与叔誉观乎九原。文子曰:“死者如可作也,吾谁与归?”叔誉曰:“其阳处父乎?”文子曰:“行并植于晋国,不没其身,其知不足称也。”“其舅犯乎?”文子曰:“见利不顾其君,其仁不足称也。我则随武子乎,利其君不忘其身,谋其身不遗其友。”晋人谓文子知人。文子其中退然如不胜衣,其言呐呐然如不出诸其口;所举于晋国管库之士七十有馀家,生不交利,死不属其子焉。《礼记·檀弓下》
与↑相似
赵文子与叔向游于九原,曰:“死者若可作也,吾谁与归?”叔向曰:“其阳子乎!文子曰:“夫阳子行廉直于晋国,不免其身,其知不足称也。”叔向曰:“其舅犯乎!”文子曰:“夫舅犯见利而不顾其君,其仁不足称也。其随武子乎!纳谏不忘其师,言身不失其友,事君不援而进,不阿而退。”《国语·晋语·赵文子称贤随武子》

 

赵文子问于叔向曰:“晋六将军,庸先亡乎?”对曰:“其中行氏乎!”文子曰:“何故先亡?”对曰:“中行氏之为政也,以苛为察,以欺为明,以刻为忠,以计多为善,以聚敛为良。譬之其犹篐革者也,大则大矣,裂之道也,当先亡。”《新序.杂事一》

和↑一个相似的段子

沣水之深千仞,而不受尘垢,投金铁针焉,则形见于外。非不深且清也,鱼鳖龙蛇莫之肯归也。是故石上不生五谷,秃山不游麋鹿,无所阴蔽隐也。昔赵文子问于叔向曰:“晋六将军,其孰先亡乎?”对曰:“中行、知氏。”文子曰:“何乎?”对曰:“其为政也,以苛以察,以切为明,以刻下为忠,以计多为功,譬之犹廓革者也。廓之,大则大矣,裂之道也。”故老子曰:“其政闷闷,其民纯纯,其政察察,其民缺缺。”《淮南子.道应训》


晋国苦盗,有郄雍者,能视盗之眼,察其眉睫之闲而得其情。晋侯使视盗,千百无遗一焉。晋侯大喜,告赵文子曰:“吾得一人,而一国盗为尽矣,奚用多为?”文子曰:“吾君恃伺察而得盗,盗不尽矣,且郄雍必不得其死焉。”俄而群盗谋曰:‘吾所穷者郄雍也。“遂共盗而残之。晋侯闻而大骇,立召文子而告之曰:“果如子言,郄雍死矣!然取盗何方?”文子曰:“周谚有言:察见渊鱼者不祥,智料隐匿者有殃。’君欲无盗,若莫举贤而任之;使教明于上,化行于下,民有耻心,则何盗之为?”于是用随会知政,而群盗奔秦焉。《列子.说符》

这段子有毒,赵武能见到活的士会!)

 

赵文子为政,令薄诸侯之币,而重其礼,穆叔见之,谓穆叔曰,自今以往,兵其少弭矣,齐崔庆新得政,将求善于诸侯,武也,知楚令尹,若敬行其礼,道之以文辞,以靖诸侯,兵可以弭。《左传.襄公二十五年》


郑子产献捷于晋,戎服将事,晋人问陈之罪。对曰:昔虞阏父为周陶正,以服事我先王。我先王赖其利器用也,与其神明,之后也,庸以元女大姬,配胡公而封之陈,以备三恪,则我周之自出,至于今是赖,桓公之乱,蔡人欲立其出,我先君庄公奉五父而立之,蔡人杀之,我又与蔡人奉戴厉公,至于庄宣,皆我之自立,夏氏之乱,成公播荡,又我之自入,君所知也,今陈忘周之大德,蔑我大惠,弃我姻亲,介恃楚众,以凭陵我,敝邑,不可亿逞,我是以有往年之告,未获成命,则有我东门之役,当陈隧者,井堙木刊,敝邑大惧不竞,而耻大姬,天诱其衷,启敝邑之心,陈知其罪,授手于我,用敢献功,晋人曰,何故侵小,对曰,先王之命,唯罪所在,各致其辟,且昔天子之地一圻,列国一同,自是以衰,今大国多数圻矣,若无侵小,何以至焉,晋人曰,何故戎服,对曰,我先君武庄为平桓卿士,城濮之役,文公布命曰,各复旧职,命我文公,戎服辅王,以授楚捷,不敢废王命故也,士庄伯不能诘,复于赵文子,文子曰,其辞顺,犯顺不祥,乃受之,冬,十月,子展相郑伯如晋,拜陈之功,子西复伐陈,陈及郑平,仲尼曰,志有之,言以足志,文以足言,不言谁知其志。言之无文,行而不远。晋为伯郑入陈,非文辞不为功,慎辞也。《左传.襄公二十五年》


六月,公会晋赵武,宋向戌,郑良霄,曹人,于澶渊,以讨卫,疆戚田,取卫西鄙懿氏六十,以与孙氏,赵武不书,尊公也,向戌不书,后也,郑先宋,不失所也,于是卫侯会之,晋人执宁喜,北宫遗,使女齐以先归,卫侯如晋,晋人执而囚之,于士弱氏,秋,七月,齐侯,郑伯,为卫侯故如晋,晋侯兼享之,晋侯赋嘉乐,国景子相齐侯,赋蓼萧,子展相郑伯,赋缁衣,叔向命晋侯拜二君,曰,寡君敢拜齐君之安,我先君之宗祧也,敢拜郑君之不贰也,国子使晏平仲私于叔向,曰,晋君宣其明德于诸侯,恤其患而补其阙,正其违而治其烦,所以为盟主也,今为臣执君,若之何,叔向告赵文子,文子以告晋侯,晋侯言卫侯之罪,使叔向告二君,国子赋辔之柔矣,子展赋将仲子兮,晋侯乃许归卫侯,叔向曰,郑七穆,罕氏其后亡者也,子展俭而壹。《左传.襄公二十六年》

 
齐人城郏之岁,其夏,齐乌馀以廪丘奔晋,袭卫羊角取之。遂袭我高鱼,有大雨自其窦入。介于其库,以登其城,克而取之,又取邑于宋,于是范宣子卒,诸侯弗能治也,及赵文子为政,乃卒治之,文子言于晋侯曰,晋为盟主,诸侯或相侵也,则讨而使归其地,今乌馀之邑,皆讨类也,而贪之,是无以为盟主也,请归之,公曰,诺,孰可使也,对曰,胥梁带能无用师,晋侯使往。《左传.襄公二十六年》

 

宋向戌善于赵文子,又善于令尹子木,欲弭诸侯之兵以为名,如晋,告赵孟,赵孟谋于诸大夫,韩宣子曰,兵,民之残也,财用之蠹,小国之大灾也,将或弭之,虽曰不可,必将许之,弗许,楚将许之,以召诸侯,则我失为盟主矣,晋人许之,如楚,楚亦许之,如齐,齐人难之,陈文子曰,晋楚许之,我焉得已,且人曰,弭兵,而我弗许,则固携吾民矣,将焉用之,齐人许之,告于秦,秦亦许之,皆告于小国,为会于宋,五月甲辰,晋赵武至于宋,丙午,郑良霄至,六月丁未朔,宋人享赵文子,叔向为介,司马置折俎,礼也,仲尼使举是,礼也,以为多文辞,戊申,叔孙豹,齐庆封,陈须无,卫石恶,至,甲寅,晋荀盈从赵武至,丙辰,邾悼公至壬戌,楚公子黑肱先至,成言于晋,丁卯,宋戌如陈,从子木成言于楚,戊辰,滕成公至,子木谓向戌,请晋楚之从,交相见也,庚午,向戌复于赵孟,赵孟曰,晋,楚,齐,秦,匹也,晋之不能于齐,犹楚之不能于秦也,楚君若能使秦君辱于敝邑,寡君敢不固请于齐,壬申,左师复言于子木,子木使馹谒诸王,王曰,释齐秦,他国请相见也,秋,七月,戊寅,左师至,是夜也,赵孟及子皙盟,以齐言,庚辰,子木至自陈,陈孔奂,蔡公孙归生,至,曹许之大夫皆至,以藩为军。

晋楚各处其偏,伯夙谓赵孟曰,楚氛甚恶,惧难,赵孟曰,吾左还入于宋,若我何,辛巳,将盟于宋西门之外,楚人衷甲伯州犁,曰,合诸侯之师,以为不信,无乃不可乎,夫诸侯望信于楚,是以来服,若不信,是弃其所以服诸侯也,固请释甲,子木曰,晋楚无信久矣,事利而已,苟得志焉,焉用有信,大宰退告人曰,令尹将死矣,不及三年,求逞志而弃信,志将逞乎,志以发言,言以出信,信以立志,参以定之,信亡何以及三,赵孟患楚衷甲,以告叔向,叔向曰,何害也,匹夫一为不信,犹不可,单毙其死,若合诸侯之卿,以为不信,必不捷矣,食言者不病,非子之患也,夫以信召人,而以僭济之,必莫之与也,安能害我,且吾因宋以守病,则夫能致死,与宋致死,虽倍楚可也,子何惧焉,又不及是,曰,弭兵以召诸侯,而称兵以害我,吾庸多矣,非所患也。

季武子使谓叔孙以公命曰,视邾滕,既而齐人请邾,宋人请滕,皆不与盟,叔孙曰,邾,滕,人之私也,我列国也,何故视之,宋,卫,吾匹也,乃盟,故不书其族,言违命也,晋楚争先,晋人曰,晋固为诸侯盟主,未有先晋者也,楚人曰,子言晋楚匹也,若晋常先,是楚弱也,且晋楚狎主诸侯之盟也久矣,岂专在晋,叔向谓赵孟曰,诸侯归晋之德只,非归其尸盟也,子务德,无争先,且诸侯盟,小国固必有尸盟者,楚为晋细,不亦可乎,乃先楚人,书先晋,晋有信也,壬午,宋公兼享晋楚之大夫,赵孟为客,子木与之言,弗能对,使叔向侍言焉,子木亦不能对也,乙酉,宋公及诸侯之大夫盟于蒙门之外。子木问于赵孟曰:范武子之德何如?对曰:夫子之家事治,言于晋国无隐情,其祝史陈信于鬼神,无愧辞,子木归以语王。王曰,尚矣哉,能歆神人,宜其光辅五君,以为盟主也,子木又语王曰,宜晋之伯也,有叔向以佐其卿,楚无以当之,不可与争,晋荀寅遂如楚莅盟。 (即后文《国语.晋语.叔向论务德无务先》)
郑伯享赵孟于垂陇,子展,伯有,子西,子产,子大叔,二子石,从,赵孟曰,七子从君,以宠武也,请皆赋以卒君贶,武亦以观七子之志,子展赋草虫,赵孟曰,善哉,民之主也,抑武也不足以当之,伯有赋鹑之贲贲,赵孟曰,床笫之言不逾阈,况在野乎,非使人之所得闻也,子西赋黍苗之四章,赵孟曰,寡君在,武何能焉,子产赋隰桑,赵孟曰,武请受其卒章,子大叔赋野有蔓草,赵孟曰,吾子之惠也,印段赋蟋蟀,赵孟曰,善哉保家之主也,吾有望矣,公孙段赋桑扈,赵孟曰,匪交匪敖,福将焉往,若保是言也,欲辞福禄得乎,卒享,文子告叔向曰,伯有将为戮矣,诗以言志,志诬其上,而公怨之,以为宾荣,其能久乎,幸而后亡,叔向曰,然,已侈所谓,不及五稔者,夫子之谓矣,文子曰,其馀皆数世之主也,子展其后亡者也,在上不忘降,印氏其次也,乐而不荒,乐以安民,不淫以使之,后亡不亦可乎。《左传.襄公二十七年》


 
楚屈建卒,赵文子丧之如同盟,礼也。《左传.襄公二十八年》

 

羽颉出奔晋,为任大夫,鸡泽之会,郑乐成奔楚,遂适晋,羽颉因之,与之比而事赵文子,言伐郑之说焉,以宋之盟故,不可。《左传.襄公三十年》

 
三十一年,春,王正月,穆叔至自会,见孟孝伯,语之曰,赵孟将死矣,其语偷,不似民主,且年未盈五十,而谆谆焉如八九十者,弗能久矣,若赵孟死,为政者其韩子乎,吾子盍与季孙言之,可以树善,君子也,晋君将失政矣,若不树焉,使早备鲁,既而政在大夫,韩子懦弱,大夫多贪,求欲无厌,齐楚未足与也,鲁其惧哉,孝伯曰,人生几何,谁能无偷,朝不及夕,将安用树,穆叔出而告人曰,孟孙将死矣,吾语诸赵孟之偷也,而又甚焉,又与季孙语晋故,季孙不从,及赵文子卒,晋公室卑,政在侈家,韩宣子为政,不能图诸侯,鲁不堪晋求,谗慝弘多,是以有平丘之会。《左传.襄公三十一年》


癸酉,葬襄公,公薨之月,子产相郑伯以如晋,晋侯以我丧故,未之见也,子产使尽坏其馆之垣,而纳车马焉,士文伯让之曰,敝邑以政刑之不修,寇盗充斥,无若诸侯之属,辱在寡君者何,是以令吏人完客所馆,高其閈闳,厚其墙垣,以无忧客使,今吾子坏之,虽从者能戒,其若异客何,以敝邑之为盟主,缮完葺墙,以待宾客,若皆毁之,其何以共命,寡君使丐请命,对曰,以敝邑褊小,介于大国,诛求无时,是以不敢宁居,悉索敝赋,以来会时事,逢执之不间,而未得见,又不获闻命,未知见时,不敢输币,亦不敢暴露,其输之,则君之府实也,非荐陈之,不敢输也,其暴露之,则恐燥湿之不时,而朽蠹以重敝邑之罪,侨闻文公之为盟主也,宫室卑庳,无观台榭,以崇大诸侯之馆,馆如公寝,库厩缮修,司空以时平易道路,圬人以时塓馆宫室,诸侯宾至,甸设庭燎,仆人巡宫,车马有所,宾从有代,巾车脂辖,隶人牧圉,各瞻其事,百官之属,各展其物,公不留宾,而亦无废事,忧乐同之,事则巡之,教其不知,而恤其不足,宾至如归,无宁灾患,不畏寇盗,而亦不患燥湿,今铜鞮之宫数里,而诸侯舍于隶人,门不容车,而不可逾越,盗贼公行,而夭厉不戒,宾见无时,命不可知,若又勿坏,是无所藏币以重罪也,敢请执事,将何以命之,虽君之有鲁丧,亦敝邑之忧也,若获荐币,修垣而行,君之惠也,敢惮勤劳。

文伯复命,赵文子曰,信我实不德,而以隶人之垣以赢诸侯,是吾罪也,使士文伯谢不敏焉,晋侯见郑伯,有加礼,厚其宴好而归之,乃筑诸侯之馆,叔向曰,辞之不可以已也如是夫,子产有辞,诸侯赖之,若之何其释辞也,诗曰,辞之辑矣,民之协矣,辞之绎矣,民之莫矣,其知之矣。《左传.襄公三十一年》

 

吴子使屈狐庸聘于晋,通路也,赵文子问焉,曰,延州来季子,其果立乎,巢陨诸樊,阍戕戴吴,天似启之,何如,对曰,不立,是二王之命也,非启季子也,若天所启,其在今嗣君乎,甚德而度,德不失民,度不失事,民亲而事有序,其天所启也,有吴国者,必此君之子孙实终之,季子守节者也,虽有国不立。《左传.襄公三十一年》

祁午谓赵文子曰,宋之盟,楚人得志于晋,今令尹之不信,诸侯之所闻也,子弗戒,惧又如宋,子木之信,称于诸侯,犹诈晋而驾焉,况不信之尤者乎,楚重得志于晋,晋之耻也,子相晋国,以为盟主,于今七年矣,再合诸侯,三合大夫,服齐狄,宁东夏,平秦乱,城淳于,师徒不顿,国家不罢,民无谤讟,诸侯无怨,天无大灾,子之力也,有令名矣,而终之以耻午也是惧,吾子其不可以不戒,文子曰,武受赐矣,然宋之盟,子木有祸人之心,武有仁人之心,是楚所以驾于晋也,今武犹是心也,楚又行僭,非所害也,武将信以为本,循而行之,譬如农夫,是穮是蔉,虽有饥馑,必有丰年,且吾闻之,能信不为人下,吾未能也,诗曰,不僭不贼,鲜不为则,信也,能为人则者,不为人下矣,吾不能是难,楚不为患!《左传.昭公元年》


 
季武子伐莒,取郓,莒人告于会,楚告于晋曰,寻盟未退,而鲁伐莒,渎齐盟,请戮其使。

乐桓子相赵文子,欲求货于叔孙,而为之请,使请带焉弗与,梁其胫曰,货以藩身,子何爱焉,叔孙曰,诸侯之会,卫社稷也,我以货免,鲁必受师,是祸之也,何卫之为,人之有墙,以蔽恶也,墙之隙坏,谁之咎也,卫而恶之,吾又甚焉,虽怨季孙,鲁国何罪,叔出季处,有自来矣,吾又谁怨,然鲋也贿,弗与不已,召使者裂裳帛而与之,曰∶带其褊矣。

赵孟闻之曰,临患不忘国,忠也,思难不越官,信也,图国忘死,贞也,谋主三者,义也,有是四者,又可戮乎,乃请诸楚,曰,鲁虽有罪,其执事不辟难,畏威而敬命矣,子若免之,以劝左右可也,若子之群吏,处不辟污,出不逃难,其何患之有,患之所生,污而不治,难而不守,所由来也,能是二者,又何患焉,不靖其能,其谁从之,鲁叔孙豹可谓能矣,请免之以靖能者,子会而赦有罪,又赏其贤,诸侯其谁不欣焉,望楚而归之,视远如迩,疆场之邑,一彼一此,何常之有,王伯之令也,引其封疆,而树之官,举之表旗,而著之制令,过则有刑,犹不可壹,于是乎虞有三苗,夏有观扈,商有姺邳,周有徐奄,自无令王诸侯逐进,狎主齐盟,其又可壹乎,恤大舍小,足以为盟主,又焉用之,封疆之削,何国蔑有。主齐盟者,谁能辩焉?吴濮有衅,楚之执事,岂其顾盟,莒之疆事,楚勿与知,诸侯无烦,不亦可乎,莒鲁争郓,为日久矣,苟无大害于其社稷,可无亢也,去烦宥善,莫不竞劝,子其图之,固请诸楚,楚人许之,乃免叔孙。(即《国语》里的《赵文子请免叔孙穆子》)

令尹享赵孟,赋大明之首章,赵孟赋小宛之二章,事毕,赵孟谓叔向曰,令尹自以为王矣,何如,对曰,王弱,令尹疆,其可哉,虽可不终,赵孟曰,何故,对曰,强以克弱而安之,强不义也,不义而强,其毙必速,诗曰,赫赫宗周,褒姒灭之,强不义也,令尹为王,必求诸侯,晋少懦矣,诸侯将往,若获诸侯,其虐滋甚,民弗堪也,将何以终,夫以强取,不义而克,必以为道,道以淫虐,弗可久已矣。
夏,四月,赵孟,叔孙豹,曹大夫,入于郑,郑伯兼享之,子皮戒赵孟,礼终,赵孟赋瓠叶,子皮遂戒穆叔,且告之,穆叔曰,赵孟欲一献,子其从之,子皮曰,敢乎,穆叔曰,夫人之所欲也,又何不敢,及享,具五献之笾豆于幕下,赵孟辞,私于子产曰,武请于冢宰矣,乃用一献,赵孟为客,礼终乃宴,穆叔赋鹊巢,赵孟曰,武不堪也,又赋采蘩,曰,小国为蘩,大国省穑而用之,其何实非命,子皮赋野有死麇之卒章,赵孟赋常棣,且曰吾兄弟比以安,尨也可使无吠,穆叔,子皮,及曹大夫,兴拜,举兕爵曰,小国赖子,知免于戾矣,饮酒乐,赵孟出,曰,吾不复此矣。

天王使刘定公劳赵孟于颍,馆于雒汭,刘子曰,美哉禹功,明德远矣,微禹,吾其鱼乎,吾与子弁冕端委,以治民临诸侯,禹之力也,子盍亦远绩禹功,而大庇民乎,对曰,老夫罪戾是惧,焉能恤远,吾侪偷食,朝不谋夕,何其长也,刘子归以语王曰,谚所为老将知而耄及之者,其赵孟之谓乎,为晋正卿,以主诸侯,而侪于隶入,朝不谋夕,弃神人矣,神怒民叛,何以能久,赵孟不复年矣,神怒不歆其祀,民叛不即其事,祀事不从,又何以年。《左传.昭公元年》

 
秦后子有宠于桓,如二君于景。其母曰:‘弗去,惧选。’癸卯,针适晋,其车千乘,书曰,秦伯之弟针出奔晋,罪秦伯也,后子享晋侯,造舟于河,十里舍车,自雍及绛,归取酬币,终事八反,司马侯问焉,曰,子之车尽于此而已乎,对曰,此之谓多矣,若能少此,吾何以得见,女叔齐以告公,且曰,秦公子必归,臣闻君子能知其过,必有令图,令图,天所赞也,后子见赵孟,赵孟曰,吾子其曷归,对曰,针惧选于寡君,是以在此,将待嗣君,赵孟曰,秦君何如,对曰,无道,赵孟曰,亡乎,对曰,何为,一世无道,国未艾也,国于天地,有与立焉,不数世淫,弗能毙也,赵孟曰,天乎,对曰,有焉,赵孟曰,其几何,对曰,针闻之,国无道而年谷和熟,天赞之也,鲜不五稔,赵孟视荫曰,朝夕不相及,谁能待五,后子出而告人曰,赵孟将死矣,主民,玩岁而愒日,其与几何。《左传.昭公元年》
与↑相似
秦后子来奔,赵文子见之,问曰:“秦君道乎?”对曰:“不识。”文子曰:“公子辱于敝邑,必避不道也。”对曰:“有焉。”文子曰:“犹可以久乎?”对曰:“针闻之,国无道而年谷酥熟,鲜不五稔。”文子视日曰:“朝夕不相及,谁能俟五!”文子出,后子谓其徒曰:“赵孟将死矣!夫君子宽惠以恤后,犹怨不济。今赵孟相晋国,以主诸侯之盟,思长世之德,历远年之数,犹惧不终其身;今忨日而愒岁,怠偷甚矣,非死逮之,必有大咎。”冬,赵文子卒。《国语·晋语八·秦后子谓赵孟将死》

 

晋侯求医于秦,秦伯使医和视之,曰,疾不可为也,是谓近女室,疾如蛊,非鬼非食,惑以丧志,良臣将死,天命不佑,公曰,女不可近乎对曰,节之,先王之乐,所以节百事也,故有五节迟速本末以相及,中声以降,五降之后,不容弹矣,于是有烦手淫声,慆堙心耳,乃忘平和,君子弗听也,物亦如之,至于烦,乃舍也已,无以生疾,君子之近琴瑟,以仪节也,非以慆心也,天有六气,降生五味,发为五色,徵为五声,淫生六疾,六气曰阴,阳,风,雨,晦明也,分为四时,序为五节,过则为灾,阴淫寒疾,阳淫热疾,风淫末疾,雨淫腹疾,晦淫惑疾,明淫心疾,女阳物而晦时,淫则生内热惑蛊之疾,今君不节不时能无及此乎,出告赵孟,赵孟曰,谁当良臣,对曰,主是谓矣,主相晋国,于今八年,晋国无乱,诸侯无阙,可谓良矣,和闻之,国之大臣,荣其宠禄,任其宠节,有灾祸兴而无改焉,必受其咎,今君至于淫以生疾,将不能图恤社稷,祸孰大焉,主不能御,吾是以云也,赵孟曰,何谓蛊,对曰,淫溺惑乱之所生也,于文,皿虫为蛊,谷之飞亦为蛊,在周易,女惑男,风落山,谓之蛊,皆同物也,赵孟曰,良医也,厚其礼而归之。《左传.昭公元年》
与↑相似
平公有疾,秦景公使医和视之,出曰:“不可为也。是谓远男而近女,惑以生蛊;非鬼非食,惑以丧志。良臣不生,天命不佑。若君不死,必失诸侯。”赵文子闻之曰:“武从二三子以佐君为诸侯盟主,于今八年矣,内无苛慝,诸侯不二,子胡曰‘良臣不生,天命不佑’?”对曰:“自今之谓。和闻之曰:‘直不辅曲,明不规誾,拱木不生危,松柏不生埤。’”吾子不能谏惑,使至于生疾,又不自退而宠其政,八年之谓多矣,何以能久!“文子曰:“医及国家乎?”对曰:“上医医国,其次疾人,固医官也。”文子曰:“子称蛊,何实生之?”对曰:“蛊之慝,谷之飞实生之。物莫伏于蛊,莫嘉于谷,谷兴蛊伏而章明者也。故食谷者,昼选男德以象谷明,宵静女德以伏蛊慝,今君一之,是不飨谷而食蛊也,是不昭谷明而皿蛊也。夫文,‘虫’、‘皿’为‘蛊’,吾是以云。”文子曰:“君其几何?”对曰:“若诸侯服不过三年,不服不过十年,过是,晋之殃也。”是岁也,赵文子卒,诸侯叛晋,十年,平公薨。《国语.晋语八.医和视平公疾》

 


子干奔晋,从车五乘,叔向使与秦公子同食,皆百人之饩,赵文子曰,秦公子富,叔向曰,底禄以德,德钧以年,年同以尊,公子以国,不闻以富,且夫以千乘去其国,强御已甚,诗曰,不侮鳏寡,不畏强御,秦楚匹也,使后子与子干齿辞。曰,针惧选,楚公子不获,是以皆来,亦唯命,且臣与羇齿,无乃不可乎。史佚有言曰,非羇何忌。《左传.昭公元年》


夏,四月,郑伯如晋,公孙段相,甚敬而卑,礼无违者。晋侯嘉焉,授之以策,曰:“子丰有劳于晋国,余闻而弗忘,赐女州田,以胙乃旧勋。”伯石再拜稽首,受策以出。君子曰,礼其人之急也乎,伯石之汏也,一为礼于晋,犹荷其禄,况以礼终始乎,诗曰,人而无礼,胡不遄死,其是之谓乎,初,州县栾豹之邑也,及栾氏亡,范宣子,赵文子,韩宣子,皆欲之,文子曰,温吾县也,二宣子曰,自郤称以别三传矣,晋之别县,不唯州,谁获治之,文子病之,乃舍之,二子曰,吾不可以正议而自与也,皆舍之,及文子为政,赵获曰,可以取州矣,文子曰,退,二子之言义也,违义祸也,余不能治余县,又焉用州,其以徼祸也,君子曰,弗知实难,知而弗从,祸莫大焉,有言州必死,丰氏故主,韩氏伯石之获州也,韩宣子为之请之,为其复取之之故。《左传.昭公三年》


宋之盟,楚人固请先歃。叔向谓赵文子曰:“夫霸王之势,在德不在先歃,子若能以忠信赞君,而裨诸侯之阙,歃虽在后,诸侯将载之,何争于先?若违德而以贿成事,今虽先歃,诸侯将弃之,何欲于先?昔成王盟诸侯于岐阳,楚为荆蛮,置茅蕝,设望表,与鲜卑守燎,故不与盟。今将与狎主诸侯之盟,唯有德也,子务德无争先,务德,所以服楚也。”乃先楚人。
《国语.晋语八.叔向论务德无争先》

 

虢之会,鲁人食言,楚令尹围将以鲁叔孙穆子为戮,乐王鲋求货焉不予。赵文子谓叔孙曰:“夫楚令尹有欲于楚,少懦于诸侯。诸侯之故,求治之,不求致也。其为人也,刚而尚宠,若及,必不避也。子盍逃之?不幸,必及于子。”对曰:“豹也受命于君,以从诸侯之盟,为社稷也。若鲁有罪,而受盟者逃,鲁必不免,是吾出而危之也。若为诸侯戮者,鲁诛尽矣,必不加师,请为戮也。夫戮出于身实难,自他及之何害?茍可以安君利国,美恶一心也。”  
文子将请之于楚,乐王鲋曰:“诸侯有盟未退,而鲁背之,安用齐盟?纵不能讨,又免其受盟者,晋何以为盟主矣,必杀叔孙豹。”文子曰:“有人不难以死安利其国,可无爱乎!若皆恤国如是,则大不丧威,而小不见陵矣。若是道也果,可以教训,何败国之有!吾闻之曰:‘善人在患,弗救不祥;恶人在位,不去亦不祥。’必免叔孙。”固请于楚而免之。《国语.晋语八.赵文子请免叔孙穆子》


赵文子为室,斫其椽而砻之,张老夕焉而见之,不谒而归。文子闻之,驾而往,曰:“吾不善,子亦告我,何其速也?”对曰:“天子之室,斫其椽而砻之,加密石焉;诸侯砻之;大夫斫之;士首之。备其物,义也;从其等,礼也。今子贵而忘义,富而忘礼,吾惧不免,何敢以告。”文子归,令之勿砻也。匠人请皆斫之,文子曰:“止。为后世之见之也,其斫者,仁者之为也,其砻者,不仁者之为也。《国语.晋语八.赵文子为室》
与↑是不是很相似
《礼记·檀弓下》曰:晋献赵文子成室,晋大夫发焉。文子,赵武也。作室成,晋君献之,谓贺也。诸大夫亦发礼以往也。长老曰:“美哉轮焉!美哉奂焉!歌于斯,哭于斯,聚国旋于斯。”文子曰:“武也。得歌于斯,哭于斯,是全要领以从先大夫于九原也。”北面再拜稽首。

 

 
野史段子


晋屠岸贾作难,诛赵盾之子。朔死,其妻有遗腹子。及岸贾闻之,索于宫。母置儿于袴中,祝曰:“赵氏宗灭乎?若当啼;即不灭,若无声。”及索之,而终不啼,遂脱得活。程婴齐负之,匿于山中。至景公时,韩厥言于景公,景公乃与韩厥共立赵孤,续赵氏祀,是为文子。当赵孤之无声,若有掩其口者矣。由此言之,赵文子立,命也。《论衡.吉验》

 

 

字词释义

谨按:《尔雅》:“丘之绝高大者为京。”谓非人力所能成,乃天地性自然也。《春秋左氏传》:“莫之与京。”《国语》:“赵文子与叔向游于九京。”今京兆、京师,其义取于此。《风俗通义.京》

 

 

著名文段


赵文子冠,见栾武子,武子曰:“美哉!昔吾逮事庄主,华则荣矣,实之不知,请务实乎。”  
见中行宣子,宣子曰:“美哉!惜也,吾老矣!”  
见范文子,文子曰:“而今可以戒矣,夫贤者宠至而益戒,不足者为宠骄。故兴王赏谏臣,逸王罚之。吾闻古之王者,政德既成,又听于民,于是乎使工诵谏于朝,在列者献诗使勿兜,风听胪言于市,辨祅祥于谣,考百事于朝,问谤誉于路,有邪而正之,尽戒之术也。先王疾是骄也。”  
见郤驹伯,驹伯曰:“美哉!然而壮不若老者多矣。”  
见韩献子,献子曰:“戒之,此谓成人。成人在始与善,始与善,善进善,不善蔑由至矣;始与不善,不善进不善,善亦蔑由至矣。如草木之产也,各以其物。人之有冠,犹宫室之有墙屋也,粪除而已,又何加焉。”  
见智武子,武子曰:“吾子勉之,成,宣之后而老为大夫,非耻乎!成子之文,宣子之忠,其可忘乎!夫成子导前志以佐先君,导法而卒以政,可不谓文乎!夫宣子尽谏于襄、灵,以谏取恶,不惮死进,可不谓忠乎!吾子勉之,有宣子之忠,而纳之以成子之文,事君必济。”  
见苦成叔子,叔子曰:“抑年少而执官者众,吾安容子。”  
见温季子,季子曰:“谁之不如,可以求之。”  
见张老而语之,张老曰:“善矣,从栾伯之言,可以滋;范叔之教,可以大;韩子之戒,可以成。物备矣,志在子。若夫三郤,亡人之言也,何称述焉!智子之道善矣,是先主覆露子也。”《国语.晋语六.赵文子冠》

 

 

生物地理
隰城汉兹氏县。今有美稷乡,即汉美稷县地。又有汉京陵县,即晋赵文子与叔向观于九原之所。《通典.州郡九》


《礼记》曰:数诮无为口容。
又曰:口容止。
又曰:负剑辟咡,诏之则掩口而对。
又曰:赵文子,其言呐呐然,如不出诸其口
《艺文类聚.卷一十七.人部.口》

 

 

作为论据(x)
古人有言,欲知其君,观其所使,见其下之明明,知其上之赫赫。温若誉礼,能使彼叹之,诚所以昭我臣之多良,明使之得其人,显国美于异境,扬君命于他邦。是以晋赵文子之盟于宋也,称随会于屈建;楚王孙圉之使于晋也,誉左史于赵鞅。《三国志.吴书十二.张温传》

 


《国语》曰:智襄子为室美,士茁夕焉。智伯曰:“室美夫!”对曰:“美则美矣,抑臣亦有惧也。”襄子曰:“何惧?”对曰:“臣以秉笔事君,记曰:‘高山峻原,不生草木;松柏之地,其土不植。’臣惧其不安人也。”室成,三年而智氏亡。《说苑》同。
又曰:赵文子为室,斫其椽而砻之。张老夕焉而见之,不谒而归。文子驾而往,曰:“吾不善,子亦告我,何其速也?”对曰:“天子之室,斫其椽而砻之,加密石焉;诸侯砻之;大夫斫之;士首之,首之,斫其首也。备其物,义也,从其等,礼也。今子贵而忘义,富而忘礼,吾惧不免,何以敢告。”文子归,勿令砻也!“《太平御览.居处部.室》

 

 

庭燎之百,由齐桓公始也。大夫之奏《肆夏》也,由赵文子始也。《礼记·效特牲》

译文∶庭中的照明火炬使用一百个,拟于天子,这是从齐桓公开始的。奏《肆夏》迎宾是诸侯之礼,如令大夫也奏《肆夏》迎宾,这是从晋国大夫赵武开始的。

 

赵文子居然分别和晏子齐桓公智襄子三个人一起作论据╮(╯▽╰)╭

 

 

 

下章预告∶

由北邙太太得到灵感,决定写一篇《赵武美貌考》

敬请期待(*^▽^*)

我武是累死的啊💔

“师”我看另一种翻译译为“上司”,比p4的“老师”更恰当一些。

今天不能再咸鱼了,准备整理一下我武的资料(努力骗粉X)

prprpr我武的美貌

我突然有个想法,周瑜在其他臣子礼节不周时对孙权“持臣节”会不会是孙权后来对他评价那么高的原因?另外加上白月光buff加成,所以“邈焉难继”?
就像晋阳之战时,赵襄子的家臣中只有高共,仍然向赵襄子施行臣子之礼,灭知后赵襄子对赏高共的赏赐为首等一样...

论如何攻略红楼男神女神兼走上人生赢家


一.十二钗及副钗及其他出场女性攻略

身份之一∶四大家族(贾史王薛)

 

1.贾家(宁荣二府及金陵族人)

 

宁国府

贾 演:宁国公

(当日宁国公与荣国公是一母同胞的弟兄两个。宁公居长,生了四个儿子。宁公死后,贾代化袭了官。)

贾代化∶京营节度使世袭一等神威将军

【贾代化生二子:长子贾敷(早夭)、次子贾敬】

贾敬∶乙卯科进士,死后追赐为五品之职。

(贾敬生贾珍、贾惜春)

贾 珍:三品爵威烈将军

(贾珍生贾蓉)

贾蓉∶五品龙禁尉

贾蔷

 

荣国府

贾 源∶荣国公

贾代善∶荣国公

【荣国公贾源长子,娶金陵世勋史侯家小姐(即贾母)为妻,生长子贾赦,次子贾政,一女贾敏(还有三个女儿不知道姓名)】

 

2.史王薛三家

 

 

 

 

 

 

身份之二∶四王八公等勋贵(贾家除外)

 

四王∶

走不多时,路旁彩棚高搭,设席张筵,和音奏乐,俱是各家路祭:第一座是东平王府祭棚,第二座是南安郡王祭棚,第三座是西宁郡王,第四座是北静郡王的。

 

原来这四王,当日惟北静王功高,及今子孙犹袭王爵。现今北静王水溶年未弱冠,生得形容秀美,性情谦和。

 

方才南安郡王、东平郡王、西宁郡王、北静郡王四家王爷,并镇国公牛府等六家,忠靖侯史府等八家,都差人持了名帖送寿礼来,俱回了我父亲,先收在帐房里了,礼单都上上档子了。

 

东平(穆/慕/木/沐?)南安(颜/言/严/霍?)西宁(金)北静(水)

 

 

 

 

八公:

那时官客送殡的,有镇国公牛清之孙现袭一等伯牛继宗,理国公柳彪之孙现袭一等子柳芳,齐国公陈翼之孙世袭三品威镇将军陈瑞文,治国公马魁之孙世袭三品威远将军马尚,修国公侯明之孙世袭一等子侯孝康;缮国公诰命亡故,其孙石光珠守孝不曾来得。这六家与荣宁二家,当日所称“八公”的便是。

 

 

八公现在袭爵的情况如下:

宁国公曾孙贾珍:三品威烈将军;

荣国公之孙贾赦:一等将军;

镇国公之孙牛继宗:一等伯;

理国公之孙柳芳:一等子;

齐国公之孙陈瑞文:三品威镇将军;

治国公之孙马尚:三品威远将军;

修国公之孙候孝康:一等子;

缮国公之孙石光珠:不详。

 

其他王孙公子:

余者更有南安郡王之孙,西宁郡王之孙,忠靖侯史鼎,平原侯之孙世袭二等男蒋子宁,定城侯之孙世袭二等男兼京营游击谢鲸,襄阳侯之孙世袭二等男戚建辉,景田侯之孙五城兵马司裘良。余者锦乡侯公子韩奇,神威将军公子冯紫英,卫若兰等诸王孙公子,不可枚数。

贾母生日,宁府中本日只有北静王、南安郡王、永昌驸马、乐善郡王并几个世交公侯应袭,荣府中南安王太妃、北静王妃并几位世交公侯诰命。贾母等皆是按品大妆迎接。

身份之三∶皇室清流寒门外戚(林甄)

皇室∶

义忠亲王老千岁

忠顺王爷

清流∶

李家

林家

 

 

二.红楼美男攻略

1.男主贾宝玉

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虽怒时而若笑,即瞋视而有情。

越显得面如敷粉,唇若施脂,转盼多情,语言常笑。天然一段风骚,全在眉梢,平生万种情思,悉堆眼角。

2.冷二郎柳湘莲

那柳湘莲原是世家子弟, 读书不成,父母早丧,素性爽侠,不拘细事,酷好耍枪舞剑, 赌博吃酒,以至眠花卧柳,吹笛弹筝,无所不为。因他年纪又轻,生得又美,不知他身分的人,却误认作优伶一类。

3.琏二爷贾琏

 小说里也没有正面描写贾琏的美。贾琏为人虽然粗俗,但绝对是个美男子。首先从其名字来看,链,古语读lian,其实就是“脸”的意思。所以贾琏的意思就是“假脸”的意思,意味徒有其表,但正好说明了此人的美男子身份;其次从小说描述来看,以王熙凤之美,王夫人在做媒时,绝对是考虑了两人的般配程度的,毕竟是自己的亲侄女,漂亮能干,不是谁都可以配得上的,以贾琏之貌,是可以配王熙凤的,而从王熙凤对贾琏之爱也可以看出,贾琏的外貌是绝对属于美男子哪一类的。

 

4.琪官蒋玉函

少刻, 宝玉出席解手,蒋玉菡便随了出来。二人站在廊檐下,蒋玉菡又陪不是。宝玉见他妩媚温柔,心中十分留恋, 便紧紧的搭着他的手。

5.贾芸

宝玉看时,只见这人容长脸,长挑身材,年纪只好十八九岁,生得着实斯文清秀,倒也十分面善,只是想不起是那一房的,叫什么名字。贾琏笑道:"你怎么发呆,连他也不认得?他是后廊上住的五嫂子的儿子芸儿。"宝玉笑道:"是了,是了,我怎么就忘了。"因问他母亲好,这会子什么勾当。贾芸指贾琏道:"找二叔说句话。"宝玉笑道:"你倒比先越发出挑了,倒象我的儿子。"

 

6.宁国府正派玄孙贾蔷

原来这一个名唤贾蔷,亦系宁府中之正派玄孙,父母早亡,从小儿跟着贾珍过活,如今长了十六岁,比贾蓉生的还风流俊俏。他弟兄二人最相亲厚,常相共处。

7.秦钟

果然出去带进一个小后生来,较宝玉略瘦些,眉清目秀,粉面朱唇,身材俊俏,举止风流,似在宝玉之上,只是怯怯羞羞,有女儿之态,腼腆含糊,慢向凤姐作揖问好。

8.薛蝌

谁知宝姐姐的亲哥哥是那个样子,他这叔伯兄弟形容举止另是一样了,倒象是宝姐姐的同胞弟兄似的。(由此可见薛蝌之美。)

9.贾蓉

凤姐忙止刘姥姥:“不必说了。”一面便问:“你蓉大爷在那里呢?”只听一路靴子脚响,进来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面目清秀,身材俊俏,轻裘宝带,美服华冠。

10.北静王水溶

现今北静王水溶年未弱冠,生得形容秀美,情性谦和。因当日彼此祖父相与之情,未以异姓相视,因此不以王位自居。

 

宝玉举目见北静王水溶头上戴着洁白簪缨银翅王帽,穿着江牙海水五爪坐龙白蟒袍,面如美玉,目似明星,真好秀丽人物。

 

11.卫若兰

厮配得才貌仙郎

 

 

 

 

 

 

TBC

刚刚居然搞错图了orz
我发了三遍啊-_-||
新典故:我白君元get√
混历史群发现的元白新粮,嘤嘤嘤好吃(´▽`)ノ♪

我只有靠打cp的tag才能混热度了(躺)

一个伪绛学段子y( ˙ᴗ. )耶~
写段子混更(。>∀<。)

丕植二人诗文典故化用及对后世影响

今天不能再咸鱼了,要努力更新骗粉了(不是)
以本人手头的《三曹文集》《诗经》为参考并度娘的帮助写作

先谈子桓同学